您的位置:

首页  »  明星偶像  »  妈妈妹妹变畜计画-白雪公主国语一对一

妈妈妹妹变畜计画-白雪公主国语一对一
白雪公主国语一对一 我把一叠成人照片抛到地上,当中全是小玲跟中年男人做爱的照片。这次换 小玲目定口呆,妈妈也看得呆了眼。   「十五、六岁就开始援助交际了,搞不好上了警局还能见报呢。反正小玲你 日日发梦希望上报做明星,用不用老哥帮你一把?」   小玲毕竟是个小丫头,一听到警局和见报这些字眼,她已张大嘴巴傻傻地坐 着,看来已跌进我的圈套了。   「明……我真是你妈妈,她真是你妹妹……你……你……」   「谋财害命的罪行,比起来好像严重得多吧。」   「你……你到底想怎样……」   「烦不烦,我早说过,让你们做我的母狗。」我把话说完,开动灭声犬环, 她们立时被电殛得满地打滚求饶。   「从今以后妈妈就是大母狗「丽丽」,小玲就是小母狗「玲玲」。除非我问 你们问题,否则不要再多说话。你们有谁犯错,我也会一并处罚,明白没有。」   丽丽垂下了头,我知她在盘算什幺,而玲玲则开始流泪,还狠狠地瞪了一眼 丽丽,最后为了不让她们有商量的机会,我把她们分开房间来囚禁。初步计划成 功,我分化了她们之余,也得到了她们认罪的影带,立于不败之地。   现在再让我统计一下环境和目的。   我妈妈……不,是母狗丽丽的亲友通通都不喜欢她,自从她飞上枝头变凤凰 后,已有多年没跟家人来往。而爸爸一方,早已由丽丽亲手为他断去六亲,这可 算是她的报应吧,现在的她已呼救无援。   而玲玲就读的五流中学,只要有人交学费就可以了,巴不得所有学生都不回 校,一个、两个学生是没人理会的。至于她的援交男友,他们更不敢找上门来。   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即使她们人间蒸发,也不会有人注意得到。   至于目的,则由始至于都没有改变。   报仇……   白癡!!   我虽然同情我爸爸,可从没想过要报仇。他的仇干我屁事?   我也想编个冠冕堂皇、天下为公等等的目标,可是最终还是老掉牙的理由。   第一就是丽丽承继了的,爸爸那笔为数可观的遗产和保险金,不然我也不用 忍到法定年龄才执行计划。第二就是她们的肉体,虽然她们不是什幺好女人,但 我也不否认,丽丽和玲玲的外表仍具一定吸引力。   尤其是丽丽,我对巨乳犬特别感兴趣。   要得到她们的肉体说易不易,说难也不难。但最大问题是如何让丽丽那条老 母狗写授权书,把财产转到我手上。对于这个视钱财如命根的女人,这是一个不 简单的挑战。   经济就是丽丽仍能牵制我的地方,也是她心里有数最倚重的一着,而我手上 的现金,仅能支持约四至五星期左右的时间,这包括了我用在侦探的金钱,所以 对我而言,时间是计划中最关键的钥匙。   经过了一晚的折腾,当我把她们从房间拉出来时,她们都显得睡眠不足。我 昨晚为她们涂上的春药,目的不是要她们发情,而是要扰乱她们的思考能力。   「狗是在地上爬的。来,丽丽在前,玲玲在后,依我的节奏举步。」   「够了,我们不是狗,放了我们!」   一向以小公主自居的玲玲突然向我狂吼,但我没有回应,只是一按灭声圈的 开关,她和丽丽又再被殛得哀号惨叫。为了使她们知道谁才是话事人,我还向她 们顺便踢了几脚。   一轮挣扎后她们才学乖,服从我的命令去行事。丽丽开始爬在前头,而玲玲 则爬在她身后,依我发出的节奏一步步地爬行。   「擡起头,眼望前方。」   为免再惹来我的惩罚,她们不敢抗命,一起擡头望向前方。丽丽倒没什幺, 但在她屁股后的玲玲则走运了,她爬行时也会看到丽丽的女阴和肛口。   这可是她亲生妈妈的私处,也是我和她出生的地方呢。   我抓起一条马鞭,在她们的屁股上时重时轻地挥鞭,当中更配合着她们爬行 的节奏,使她们由身至心都学习狗爬的行动。   吃饭时,我当然是坐在桌子之上,而她们则在我脚下用狗盘来吃。我故意使 诈,让她们两人使用同一个特大狗盘,还使用真正的狗粮。她们开始时你眼望我 眼,大家都不愿去吃这幺一团肉酱,可是当我的午餐香味传到她们鼻子时,她们 的肚皮终发出闷雷似的响声。   「想吃就吃吧,但谁敢用手我就打断她的狗腿!」   十分锺,她们仍无动静,但她们的眼珠已锁定在狗食之上。世上没有空肚皮 的英雄,我才不信她们这幺有种。   十五分锺过去了,丽丽首先忍不住起动,玲玲也不甘后人,两条母狗开始抢 食。   由于狗粮有限,她们必须争夺才能吃得饱。刚才还在装高贵,现在还不是你 抢我夺地吃狗粮,迟点我放米田共上碟,她们恐怕也会照抢不虞。   看着她们已甘于放弃人格,饿狗般抢着来吃狗粮,还有那一脸汙秽的嘴脸, 实在让我看得畅快。   午膳过后,当然又是牝犬训练。爬行之后又是爬行,但大家别说我烦闷,爬 行是牝犬训练的基础呢。   最后的维生训练就只剩下排洩,我带着她们来到厕所,命令她们在马桶上排 洩。   今次我仍是选择较成熟而没有多大羞耻心的丽丽,她在我和玲玲眼前,红着 脸地侧开面,在她杂草丛生的地方开始流出了金色的尿液,然后就是大便。   我和玲玲看得眼也合不上来,一起欣赏我们老妈的排洩耻戏。   经过她的表演后,玲玲也减轻了压力,爬上马桶上表演。少女即是少女,十 六岁卜卜脆,她的女阴比我老妈的幼嫩得多,阴唇虽然是褐色,但内里的肉壁仍 是粉红鲜嫩。我越看老二就越硬,可是现在绝非干她们的时机,这一点我相当清 楚。   经过一星期的训练,她们已掌握了犬只的基本动作,但这只是指身体而言。   肉体调教能征服内心,这是一个天真的想法,我相当清楚这一点。她们看似 已经接受,但我晓得她们在等待机中文字幕完整版乳湿会逃走或反击,而我也在等待机会收伏她们的 内心。   第二周开始,我就实行了进阶调教。   我在她们的屁眼里插入了假尾巴,但这并无实质的意思,纯粹只是个人嗜好 而已。   除了尾巴,我还用油溶水彩于她们身上涂颜料,把她们原本美丽的面庞化妆 为两副犬相。   对女性而言,这是一记心理重击,也是削减自尊最有效方法的手法。   「丽丽,玲玲,来这里!」   「汪!」她们不甘的吠了一声后,就擡高了屁股,一爬一爬地来到我準备好 的大镜子前。   「这个样子才适合你们吧,嘿嘿嘿……」   她们同时一呆,然后侧了面孔,玲玲的身躯还带点激动,眼中更涌现泪光。   从女性爱美的本性来攻击自尊,这种方法真是万试万灵。   「看着镜子!」   丽丽首先望向镜子,但玲玲却死也不愿意,我假装要开动灭声圈,丽丽才害 怕地用肘撞了一下玲玲,恳求她合作。当她们妥协以后,我把她们的手脚锁在一起,使她们保持蹲着的姿态,两手压在地上,以小狗的坐姿面向镜子。   重点调教才刚开始,我在她们阴户和乳头上涂上春药后,就放着她们不管。   时间慢慢过去,药力也开始生效,她们蹲在镜子之前开始不断颤抖。   丽丽的情况我不清楚,但玲玲这小淫娃一向有精采的性生活,一星期没有男 人的日子,她应该已到极限,现在被涂上春药,她更是无法忍受得来想要了吗,玲玲?」   「呜……呜……」   「别忍了,来,大声地吠出来,主人给你过瘾。」   「呜…呜…」玲玲仍是死命地忍受着,看来她的意志比我想像的更顽强。   「嘿嘿……那幺丽丽呢?你想不想要?」   「……」她们都极力忍耐,但她们大概也知道,失身于我是迟早的问题。   「汪……」   「哎呀,玲玲你说什幺?」   「汪!」   我笑着解开了她们的手脚镣,让她们可以回复一点自由。   「我教过你的,母狗求人是什幺模样呢?」   玲玲一脸羞耻,但她的肉缝中却发出闪亮的水光。她慢慢摆出了我教过的姿 势,两手悬空屈曲,双脚蹲着大开。   「喂,舌头呢?」   被我的说话一吓,玲玲才把舌头伸出来,摆出我认为最正确的起立姿势。我 把一条狗带扣到她的犬环之上,同时用脚趾磨擦她的阴户,她的眼神复杂到难以 形容,既是享受,但又痛苦。   「你是母狗,母狗用脚趾就可以了,嘿嘿嘿……」   我一边奚落玲玲,脚趾头却已经钻进了她的体内。在过去一个星期里,她都 没有得到满足,但由于为所发生的事而烦恼,所以没有留意到也很正常。可是当 这具淫贱的胴体被点起欲火后,她的欲求自然一发不可收拾。   丽丽看着玲玲又痛苦又快乐的表情,她的自尊也暂时被抛下,摆出相同的姿 势,渴望我给予相同的赏赐。   我忽发奇想,坐到沙坑之上。   「你们这两条母狗,想发洩的话就把贱穴放在我的脚上磨吧。」   她们母女俩望了一眼对方,竟不顾尊严地爬到我身前,背转身后将阴户对着 我两条腿磨呀磨的。我看着两个大屁股上下摆动,感受着两具女阴在磨擦我的腿 子,本来应该很高兴的我,却一点高兴都感觉不到。   我怎幺会有这种妈妈和妹妹的?   (中)   自从人类文化开始以来,女人都叫男人做「狗公」。   其实这句话骂得非常恰当,十个男人之中,有九个由朝到晚都想着,如何把 肉棒插入女人的肉缝里去,满以为把白色的汁液注进女人的子宫内,就相等于占 有了这个女人。   这种只有色欲,没有脑筋的男人实在丢尽我们的面子。   要插那两头母狗的贱穴并不困难,但这样根本毫无味道可言。占有、淩虐一 个女人,应该是一门艺术,而且是颇具难度的艺术。   「丽丽、玲玲,吃饭了。」   今天的晚饭特别丰富,我故意为她们煮了一人一份…一狗一份的汉堡牛扒, 还切碎成一粒一粒的细块,方便她们在狗盘内吃食。   「你们这两日都很乖,这一餐是奖励你们的。」   对于我的喜怒无常,丽丽和玲玲已渐渐习惯,她们以小狗姿势坐于地上,赤 裸裸地端坐在晚餐之前,但却不敢立即进食。作为一只狗,必须等到主人的允许 才开始进食的,这是狗该有的礼仪。   「乖了,吃吧。」   「汪!」   这两条母狗划一地向我吠叫,然后探头进狗食盘内狼吞虎咽起来,与两只真 狗已经相差无几了。经过了三个多星期的时间,她们每一餐都是吃罐头狗粮,见 到这晚的美食又岂能不垂涎。   噢……   我似乎漏掉了一些细节未有说及,事情发生在四日之前。我的好妹妹,小母 狗玲玲她突然生病起来……   四日之前。   「明,这样下去小玲会死的,妈妈求你了,请你放过小玲,妈妈可以为你做 任何事情!」   全身上下仍是只有一个灭声项圈的玲玲全身发滚,柔顺地躺在我的怀抱里。   我探手按到她的额上,她果然发起烧来,而且猜估超过华氏一百零三度。   「明,妈妈求你,快把她送去医院,否则她会有危险的。」   躺在我怀里的玲玲,她的小手忽然抓起我的衣襟,小声小声地梦呓道:「哥 哥」。   我歎了口气,解下她的项圈,为她穿回便服。   临离开时,我把丽丽锁回房间的铁笼里,在她的女阴上捏了一把,狠狠道: 「丽丽,别想逃走,否则你会后悔的。」   丢下这句话后,我带了玲玲去医院急症室求珍。晚上十一时,在医院打了一 针,配了药物后,我带着仍是昏昏沈沈的她回家。   大门打开,家里却一片淩乱,恰似被贼人搜掠的痕迹。   我二话不说,把玲玲抱到我自己的房间,甚至连丽丽的房也没有去确认。因 为我晓得这条老母狗已经逃走了,更趁我离开时在家里大肆搜白雪公主国语一对一掠一番,看看找不 找得到自己的罪证。   我并不担心她会报警,一来因为她也有痛脚在我手上,二来她不会控告自己 的亲生儿子,免得惹起无法预计的轩然大波。以她的个性必定是先躲起来,然后 想办法提走所有财产,抛下我们这对兄妹,一个人继续她花花绿绿的美好生活。   「醒了吗。」   我坐在床沿,抱着玲玲,为她抹拭身上的汗水。她睁开眼睛时先是一阵害怕 和惶恐,接着是一阵迷茫和不解。   「妈妈跑了。」   「什幺?」玲玲全身剧震,眼里涌起了泪水,最终说不出半句话来。   丽丽刚才还说着为玲玲干什幺都可以的话,只不过是想引开我,趁我带玲玲 到医院时,乘机逃去无蹤。她利用了女儿还不够,还把女儿丢在火坑置之不理, 加上落入我这个变态的哥哥手上,怎不叫玲玲完全绝望。   但真正的游戏,现在才开始。   「小玲,你知否哥哥为何这样对你们。」我掩着良心,勉强逼出泪水望向玲 玲,这丫头只懂摇头,一副六神无主的样子。   「你那个老妈是怎样的人,你现在可以看清楚了,她是罪有应得的,而玲玲 你也有不对。你知不知道每次有男人打电话来找你,哥哥的心就有多痛?看着自 己最疼的妹妹随便跟人上床,这种心情你明不明白?」   「哥哥……你……」   「丽丽会逃走我早就料到,但我为何明知结果还是送你去医院,你难道还不 明白吗?」   「哥……对不起……但是……我……」我点一点玲玲的嘴唇,抱着了她的娇 躯,让她在我怀里哭出来。   「听我说,妈妈从没有把你放在心上,也没把我放在心上,她更不会把一分 钱给你。你本来就读书不成,又没有一技之长,随了靠男人外还可以怎样?与其 让其它男人玩你,倒不如让哥哥养你,这幺简单的道理,你为何还不明白?」   「哥……哥哥……」   我把玲玲按在床上,开始吻她的粉颈,爱抚她的胴体。虽然已经调教了她长 达两星期的时间,可是这种贴身的接触现在才是第一次,也是最佳时机的一次。   玲玲的身体已起反应,她一丝一毫也没有反抗我的侵犯,还非常配合我的动 作。   我试探地把舌头伸进她的小嘴里,她更主动地跟我热吻起来。   我的一番分析,她大概已经明白到自己的处境,在她被妈妈出卖之时,我是 她唯一可以依靠的亲人。调教之道,就是要目标完全依赖自己,让她明白到没有 我,她不能活在世上。   在我的身躯之下,这名十六岁的亲妹妹,这具早已尝过性滋味的少女胴体, 早就做好迎接男人的準备,只要我往前一送,就可以闯入这片原本不能闯入的禁 地,可是我却一点也不心急。   「哥哥……」   「玲玲,哥哥不会强迫你,除非你是自愿做哥哥的宠物,否则哥哥会立即离 开。」   我在玲玲耳边温柔地说着,手指轻轻捏着她两颗菩堤。   「哥哥……不要抛下玲玲,玲玲什幺都可以做的。」   「那幺,玲玲就发誓,一辈子当哥哥的忠犬吧。」   「……我……玲玲发誓……一辈子当哥哥的忠犬……」   「你的阴道、肛门、乳房,身体所有地方都是哥哥的。」   「是…玲玲的阴道……肛门……乳房……所有地方……全部都给哥哥……」   「哥哥要母狗玲玲跟狗干,玲玲得去跟狗干。」   「哥……」   「快发誓吧,否则我就……」   「哥哥不要……玲玲发誓……只要哥哥高兴……玲玲就跟狗干……」   「乖,但这是最后一次,以后你不能叫我「哥哥」,也不能随便说话了,狗 要有狗的规矩。」   玲玲向我点一点头,忽然对我癡癡地笑,这个笑容使我明白到,她已彻底地 跌进了变态歪曲的兄妹之恋中,而且一辈子也不能抽身了。如若持续调教,相信 在短时间之内,她将会变成一头忠心耿耿的牝犬奴隶。   我把肉捧往前一推,送进了玲玲早就湿滑的阴道之中。   即使是我,此时也产生出悸动。这是我的第一次,而且我这宝贵的第一次, 竟然是用在自己胞妹的阴穴之内。从阳具的感觉中,我甚至可以感受到妹妹肉体 的结构,以及她每一下因紧张而起的抽动收缩。不惭是学园的小美人,原来玲玲在做爱时,她的春相这幺富有味道的。她 压在我的胸前那两颗乳头,也硬硬地勃起来了,显示她已非常兴奋。   「玲玲……我的小母狗……啊……」   「……主人……哥……主人……」   「玲玲……主人……要射进你子宫内……」   「是的……请主人……射进玲玲子宫里……」   我全身一震,终把十八年来所储藏的精液,一下子泻注进玲玲的子宫之内。   日出时分,昨晚我破例让玲玲跟我同睡一床,到今早她的感冒已见好转。   「玲玲,坐下。」   当玲玲刚刚睡醒,还是睡眼惺忪时,我指向地板突然向她下命令。她略为犹 豫了一刹那,但很快就爬下床来,蹲下身体,两手贴地的坐着。我亲手为她戴上 灭声犬环,她没有反抗,伸出了脖子任我戴上。   性奴并不能满足我,我要的就是像如今玲玲这样的母狗,一头连人都不配当 必须服从满足所有人的命令的最下等动物。   我取出早已準备的一个银色狗牌,让玲玲看上面的刻印。正前方是:「牝犬 玲玲」,背后则是:「阿明的财产」。   「戴上它,你将不再是人,而是一头狗,一头属于我的母狗,喜欢吗?」   「汪汪!」   幼稚的女人可以为喜欢的男人抛弃一切,而玲玲就是那种经常发着皇子公主 白日梦的傻瓜,我给予她一个不真实的幻想,而她则奉献她年青活力的肉体,这 应该算是公平的交易吧。   我在那对已成为我财产的小乳头上捏了一把,当我解决了丽丽的事后,我一 定要在这双乳头上穿上喜欢的玩意。   清晨六时许,大门的铃声白雪公主国语一对一响起,我终放下心头大石,同时知道我的计划已完 成了一半。门外站着的,正是昨晚使诈逃走的丽丽。   她面青唇白,一对无比怨恨的目光凶狠地盯着我。   「噢,是什幺风把妈妈你吹回来呢?」   「少得意,你到底向我下了什幺毒药?」   我冷冷一笑,回到客厅坐在沙坑上,已经成为我忠犬的玲玲则全身赤裸,颈 戴首轮,屁眼中插着尾巴,犹如一头小狗般半蹲半坐在我身旁,还伸出舌头作喘 气状。 丽丽望了玲玲一眼,表情狐疑起来,玲玲之前只是不敢反抗我,但现在很明 显,她已经变成完全服从我。   「丽丽,你好象忘记了什幺?」   丽丽眼中怒意闪过,但最后仍是把身上的衣服脱下,像玲玲那样学小狗般坐 着。   「你……到底用什幺毒害我……我是你妈妈啊!」   亏她还有面目自认是我妈妈,真是无耻到极点。   「我没教过你吗,你是我养的一头狗,没有我準许是不可以发问的。」   「……」   「嘿嘿嘿……算了,我批準你吠吧。」   「你……到底在我身上干了什幺?」   「你想知道答案,就先回答我的问题,你昨晚跟几多个男人搞过?」   「你∼∼你∼∼」   丽丽给我气得说不出话来,她昨晚逃走前给我做了手脚,使她会整晚产生强 烈需要,以她水性杨花的性格,我想她一定会找野男人来解困。她愤怒地叫了两 声,但忽然面色一变,两手按紧阴户跪下来。   「不想回答就算了,我倒没所谓。」   「三个……」   「什幺,我听不清楚!」   「我……我跟三个男人搞了……」   「嘿嘿…真是无耻,玲玲啊,记得别像她那样自己爬出街乱搞野狗公啊。」   我悠闲地扫着旁边玲玲那一头柔软如丝的秀发,一边欣赏气得开始流泪的丽 丽。   「汪汪!」玲玲快乐地吠了两声,还仰头主动伸出舌头,吻舔我的手掌中。   哈,看着以前不可一世的傲慢女孩,现在变成我最忠心服从的一条狗,这感 觉爽快得无法形容。   反而是丽丽,看到玲玲的变化,她刚才是狐疑,但现在却是吃惊不少。   「其实也没什幺,我只是在你的女阴里涂上了一些细菌罢了。」   「细菌?」   「哈哈……那些细菌一涂到女人体内后,当繁殖到一定数量就会奇痒无比, 要有男人的精液才能止痒,想洗清也不容易,可真是不便宜的用品呢。」   当我带玲玲出门前,在丽丽下阴捏一把时,就已经把细菌涂到她的女阴上, 如果她不逃走,我回来时还是可以为她抹去的。   「你……你居然……我是你妈呀……你害我跟野男人……你…你…可恶!」   「汪!!」   丽丽向我咆哮之际,玲玲却向她凶狠地吠起来,十足一匹要护主的猛犬。   「别对我大呼小叫的,否则我这忠心无比的狗狗可能会咬死你也说不定。哈 哈…   …」   丽丽呆看着目露凶光的玲玲,现出了极度震骇的表情,终于发现她真的不对 劲。   玲玲坏掉了!   几乎过了十多秒,丽丽才因为腔内的异痒而回神。   「求求你…快一点……帮我抹走……」丽丽没暇再理会玲玲,她额角流汗, 全身不断扭动,看来那些细菌又再发作。我拍一拍玲玲的头顶,要她给我取出犬 环和假尾巴,她吠一声,四脚爬爬地溜到我房间去。当她出来时,她口中咬着了 犬环和假尾,有一头女犬真是方便好玩,我开始发觉有点喜欢这个妹妹了。   丽丽心知要做什幺,她急急地取得犬环和假尾巴,肛门还没湿润就把尾巴胡 乱的插入去,看来她真的痕痒难当呢。   「请……快一点……我……快要疯了……」   「我记得教过你,狗是怎样求人的。」我笑着说话,一手磨擦着玲玲的耳背 及腮边,一手拿出了一筒糖,边吃糖边戏弄丽丽。   形势比人强下,丽丽两手屈起放在胸前,两腿张开,在她的儿女面前做出这 副屈辱的姿势。不过对这种女人而言,相信未必会感到屈辱,我不得不承忍,调 教这种女人实在太没趣了。   「看到嘛玲玲,这只母狗就是我们的妈妈了,真下贱。」   「汪汪!」   「求你……快一点……我已经……」   「嘿嘿……哈哈哈……说起来你一定会不高兴,但要对付这种细菌其实很简 单,它们天生是很怕薄荷的。」   「……薄荷?」   「对,就是这个!」我晃一晃手上的薄荷糖。   「玲玲,张口!」   玲玲毫不犹豫,仰起了头把口大张,我把最后一粒薄荷糖抛入她的口中,再 命令她含在口里不準吞下肚。   「丽丽,如果想解决体内的痕痒,一是让我在你的贱穴里撒一泡精,一是靠 玲玲口里的薄荷糖,你觉得哪个较好呢?」   这头老母狗本身并不愚蠢,听到我的话,她急急背转身子,把那光滑明亮的 大屁股向着我们,还摇晃她菊门里的尾巴。   「玲玲的……玲玲的薄荷糖……求求你……主人……快一点……嗯……救丽 丽…   …」   「看来你终于记起自己的身份了,那主人就帮一帮你吧,玲玲,去!」我取 出一个摄影机,开始预备录像。   「汪!」   玲玲也撑起身,爬向丽丽身后,把沾有薄荷的舌头伸进她老妈的女阴。在旁 的我,当然是把这个母女口交的珍贵片段记录下来。   丽丽轻皱眉头,那副淫贱的身躯开始扭动,屁股更主动上下摇摆。全心全意 奉行我命令的玲玲,为自己的母亲吃阴吃得津津有味,还发出了淫靡的声音。   「玲玲乖,望向镜头。」   玲玲持续保持着口交,但也把一对眼眸望着手持摄录机的我,还努力地绽出 笑容。   这副贱相实在使我看得血脉沸腾,等一会定要在玲玲的淫洞里好好享受一番。   「玲玲,让丽丽高潮!」   「汪汪!」   在玲玲卖力的口交之下,丽丽的狗躯忽地紧疗鹄矗